百里镇与百里奚、白起之缘

发布时间:2020-10-14 09:15:52  报送单位: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  来源:甘肃日报  
分享

春秋人物图像

  早在史前,平凉市灵台县就有先民繁衍生息,数千年风雨沧桑,积淀起了内涵丰富的历史文化,被公认为周民族和周文化的发祥地之一。商周时期先后建有密须国和密国,但均遭亡国厄运,两起事件见多种史书记载,其政治中心便位于今百里镇镇区所在地。

  长久以来,密须国盘踞之地被称为“阴密”,这里气候湿润,丘陵川区林草茂盛,河谷田地早早开始垦种谷子等农作物,无论原始狩猎,还是农业生产水平,均为先进农耕文化的代表封国。因此,该地曾被秦穆公作为采邑封地赐给名相百里奚,也曾是秦昭王贬谪白起的目的地,虽然白起刚出咸阳就被秦王赐剑刎颈当场,但其后人继续前进,在“阴密”的地面上继续生活。

  百里奚是历代名臣榜样,史学家说他“膏泽下于民,令闻传于后”,几乎至臻完美;名将白起为战国四大名将之首,一生歼灭六国军队上百万众,未尝败绩,最终却丧命于秦王之手,何其悲哉!

  百里奚和白起,是与“阴密”大地结缘的两个历史名人,两人在秦国一统天下的进程中均作出了杰出的贡献。

白起画像

  百里奚:五张羊皮换来的贤相

  公元前655年冬,晋献公用荀息之谋,以千里马和白璧作诱饵,向虞国借道去攻打虞国南边的虢国,这就是“假虞伐虢”的故事。虞国大臣宫之奇劝阻虞君说:“虞虢如唇齿相依,唇亡齿寒,虢亡虞不能幸存。”但虞君不听,宫之奇料定虞国必亡,便携带全家老小逃走了。

  时任中大夫的百里奚见宫之奇的话虞君都不听,知道自己说了也无用,便不做声。晋国大军在灭虢的归途中,顺便把虞国也灭了,虞君和百里奚都沦为晋国的俘虏。

  公元前653年,秦穆公向晋国求婚,结秦晋之好,晋国用很多奴隶陪嫁,百里奚也是其中之一。他觉得可耻,逃到了宛(今河南南阳),楚国人把他当作奸细抓了起来,他说是难民,楚国人见他上了年纪就放了他,因他善养牛,楚国人就叫他发挥特长,他很快把牛喂肥了,名气传到楚王那里,又让他到南海牧马。

  秦穆公见陪嫁奴隶中有百里奚之名,却不见其人,追问下去,有人说百里奚有才能,引起了秦穆公的重视,他派人打听到百里奚的下落,准备用重金向楚王去求。有大臣提醒秦穆公:“楚王不用百里奚,是不知其人之能,如果我们用重金去求,会暴露百里奚的才能,楚王必不放人。”于是,秦穆公派人到楚国,按照奴隶价格,用五张羊皮换取百里奚,所以人称其为“五羖大夫”。

  公元前654年,当七十余岁的百里奚被押回秦国时,秦穆公亲自为他打开桎梏,并将农业条件、气候物产较好的阴密作为采邑封给了百里奚,从此,阴密便被人们称之为百里,一直流传至今。

  秦穆公与百里奚商谈国是,百里奚谦虚地自称亡国之臣,不值得垂询。秦穆公说:“虞君不用你,才使你被掳,并不是你的过错。”他坚持向百里奚讨教,两人一直谈了三天,秦穆公十分高兴,要以百里奚为国相。百里奚辞让道:“我有个朋友叫蹇叔,其才之高少有人知。我曾外出游学求官,被困齐国,向铚地的人讨饭吃,蹇叔收留了我。我想侍奉齐国国君,蹇叔阻止了我,我得以躲过了齐国宫廷政变,于是到了镐京。周王爱牛,我凭着养牛的本领求取禄位,周王想任用我时,蹇叔劝阻我离开周王,我听了他的话,才没有卷入后来的争端;侍奉虞君时,蹇叔也劝阻过我。我虽知道虞君不能重用我,但贪恋利禄和爵位没有抽身。我两次听了蹇叔的话,都得以逃脱险境,一次没听,就遇上了虞君亡国之难,因此我知道蹇叔有才能。”于是,秦穆公备重礼,请蹇叔入秦,任命为上大夫。

  秦国发展方向朝东,首先要面对的是强大当时还未分裂的晋国。在百里奚和蹇叔的辅佐下,秦穆公将主要战略集中在此。晋献公晚年,骊姬之乱,公子重耳和夷吾出逃。公元前651年,晋献公死,骊姬子奚齐继位,旋即被其臣里克杀死。秦穆公派百里奚带兵送夷吾回国继位,为晋惠公。后来晋惠公对秦国却以怨报德,公元前648年,晋国旱灾,秦穆公运了大量粟米给晋。公元前646年,秦国发生饥荒,晋国不仅不给秦国粮食救灾,反而乘机出兵,于次年攻秦。双方在韩原大战,秦军最终生俘晋惠公。秦国以晋惠公交换晋国河西(黄河以西)五城,把疆域扩充到黄河西岸。

  史家称百里奚为秦之贤相,增修国政,重施于民,使秦国强大,史称“谋无不当,举必有功”。

灵台密须古城旧址百里镇

  白起:一生未有败绩的常胜将军

  白起生于周显王三十八年(公元前331年)的陕西省眉县,是秦国老世族白氏之后,商鞅变法实行军功爵制,限制了老世族的势力,奴隶成为新国人,老世族子弟和国人都必须靠战场杀敌才能在军队中升迁,官后代白起是商鞅变法中的受害者,但因此也激发了他一步一个脚印,走向了战国第一战神的巅峰。

  公元前294年,37岁的白起从士兵成长为将军,这一年,他在伊阙之战中一战成名,大放异彩。

  这一年,穰侯魏冉举荐白起挂帅,秦国对阵魏韩联军,秦国主帅白起对阵魏国主帅公孙喜、韩国主帅暴鸢,魏韩联军共24万,秦兵力不足魏韩一半。秦与魏韩联军对阵,白起察觉,韩军布阵于侧后方。白起经验老到,洞悉韩魏联军内部有隙,韩国不想先出击,魏国也想保存实力,白起部署少量疑兵与韩军对阵,牵制韩军主力。又抽调精锐主力迂回到魏韩联军后方,趁魏军不备,突然向魏军后方和侧翼发起进攻。欲消耗韩军势力的魏军措手不及,仓促应战,大败。与秦军对峙的韩军也很快溃败。秦军乘胜追击,一举歼灭魏韩联军,斩首24万。

  白起以少胜多,闻名天下,升迁至国尉,魏韩两国国力大损,主力被秦军歼灭,被迫割地求和。伊阙之战后,白起升任大良造,发兵攻魏,一举夺取魏国六十一座城池,为秦军东出崤函奠定了基础。

  32年之后,秦赵长平之战,白起打败了纸上谈兵的赵括,20万士兵向白起投降。白起将赵国降兵全部坑杀,只留下年纪尚小的200多士兵放回赵国。

  秦国军队在长平之战中前后斩杀赵国士兵45万人,赵国上下一片震惊。秦军取得了巨大胜利,大大削弱了赵国,从此山东六国再也没有一个国家能与秦国抗衡,秦国独霸天下。

  白起的作战指挥艺术,代表了战国时期战争发展的最高水平。白起用兵善于分析敌我形势,然后采取丰富而又正确的战略、战术,对敌人发起毁灭性的进攻。如伊阙之战中集中兵力,各个击破;鄢郢之战中的掏心战术,并辅以水攻;华阳之战长途奔袭。长平之战以佯败诱敌,使其脱离既设阵地,尔后分割包围战术,全歼敌军。

  白起指挥许多重要战役,平生大小70余战,没有败绩,时人称为“杀神”。《中国历代军事家》一书对白起用兵的思想作了提炼。一是不以攻城夺地为唯一目标,而是以歼敌有生力量作为主要目的的歼灭战思想,是中国战争史上最善于打歼灭战的军事统帅之一;二是为达歼灭战目的强调追击战,对敌人穷追猛打,较孙武的“穷寇勿追”及商鞅的“大战胜逐北无过十里”(《商君书·战法第十》),显然更进一步;三是重视野战筑垒工事,诱敌脱离设垒阵地,在预期歼敌区筑垒阻敌,防其突围,这种作战指导思想非常前卫;四是精确进行战前料算,不论敌我双方军事、政治、国家态势甚至第三方可能采取的应对手段等皆有精确料算,无一不中,司马迁赞叹他“料敌合变,出奇无穷,声震天下”。

  白起与廉颇、李牧、王翦并称为战国四大名将,位列战国四大名将之首,据梁启超考证,整个战国期间共战死两百万人,白起据二分之一,是秦亡六国的大功臣之一。

  然而,长平之战既是白起最后的荣光,也为他招致了杀身之患。白起欲乘胜进军,攻破赵国。可是从咸阳传来退兵的命令。秦昭王听从了范雎的建议,以秦兵暴师日久,应让士卒休整为由,允许韩、赵割地求和。白起因此与范雎有隙。

  秦国虽然罢兵,赵国却食言,联齐抗秦。秦昭王又命白起统兵攻赵,白起认为秦国已经失去了有利的战机,所以婉拒挂帅。秦昭王派王陵率兵攻打邯郸,结果攻势受阻。秦昭王再次命白起统兵,但白起托病不行。秦军接连失利,白起依旧不予受命。秦昭王一怒之下,削去白起的封号爵位,贬为士伍,贬谪“阴密”。由于病体不便,白起并未立即启程。三个月后,秦军战败的消息再次传来,秦昭王更迁怒白起。白起带病上路,行至杜邮(今陕西咸阳东北处),秦昭王与范雎商议之后,派使者赐剑命其自刎,白起无奈引剑自杀。

出土于平凉战国秦墓的鼎形铜行灯 (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)

  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人生际遇

  秦国之所以最终统一六国,因素是多方面的,但历代秦王的主动作为必然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,诸多人才自由流动,在各国寻找名留青史的机遇,百里奚和白起是幸运的,他们与各自的历史使命契合,完成了不世功名,但历史对待成功者并不宽宥,百里奚得以善终,白起横遭杀身,他们面临了如此差异巨大的结局,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呢?

  一是所事秦王人格的差异。百里奚面对的秦穆公是一个善于宽恕的人,有一则“穆公亡马”的故事:位于岐山的王室马场跑了几匹名马,被山下农人宰了吃掉,牧官欲将三百村民判处死刑,穆公没有同意,他把农人全放回去。几年之后,秦穆公与晋惠公交战,大败,一群骑兵部队杀出来,力助穆公脱险。他们便是从前吃了穆公名马而被赦免死罪的农人。“西取由余于戎,东得百里奚于宛,迎蹇叔于宋,来丕豹、公孙支于晋。”秦穆公以人格魅力赢得了八荒归心,最终成为春秋霸主之一。

  秦昭王也就是秦昭襄王,在位时间长达55年,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君之一。秦昭王和穆公相比,差异还是很大。秦昭王曾不讲信义,将楚怀王扣为人质,逼迫楚国从他,但楚人很快立了新君,怀王客死秦国,秦国便把人质的尸首送了回去;秦昭王还曾自立为西帝,后来想着不妥,自己又撤了号;蔺相如去秦国献和氏璧,那个要求以城池换取玉璧后来却言而无信的君王依旧是秦昭王;为了臣下范雎的私仇就扣了平原君赵胜为质,要魏国送范雎仇人魏齐前来,否则就要兵发魏国,这也是后世对他的重要诟病之一。

  二是所处历史范畴的差异。秦穆公所处的时代是公元前7世纪,穆公作为春秋五霸之一,历来有所争议,在西戎之地起家的秦国当时依旧不被函谷关以东的国家所欣赏,即便秦穆公曾经帮助晋国公子夷吾回国继位,但晋惠公夷吾却对秦国以怨报德,这也从侧面说明,秦国当时并不可怕。秦昭王作为秦始皇的曾祖父,他主政的秦国已经积累了巨大的人望,动辄出函谷用兵,东面诸国都非常忌惮,已经到了统一六国的倒计时,此时的超级强国与秦穆公时代的秦国自然不可同日而语,多大的利益,适配多大的风险和阴谋,所以白起功勋越是卓著,君王的忌惮也越是强烈,白起的悲剧和他所处的分久必合、大江奔流到紧锣密鼓时期的历史范畴是密切相关的。

  三是性格对命运的影响。百里奚相秦七年,“劳不坐乘,暑不张盖,行于国中,从不车乘,不操不戈”“谋无不当,举必有功”,是良臣,也是良人,及卒,“秦国男女流涕,童子不歌谣,舂者不相杵”,这是何等温润的一个君子,几乎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。白起是一柄气吞万里如虎的杀器,长平之战后,他要求一举吞并赵国,范雎反对,其实反对有理,历史寄予他的使命并不在于此,秦国还不足以进入到吞并六国的历史进程,我们知道,整整31年之后,秦王嬴政按照“笼燕齐,稳魏楚,灭韩赵,远交近攻、逐个击破”的理念,足足用去11年的时间,才统一了六国。白起的理念和上层矛盾,与历史大势相背,他因此怠政逃避,最终落得杀身之祸。《史记》记载:“武安君(白起)引剑将自刭,曰:‘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?’良久,曰:‘我固当死。长平之战,赵卒降者数十万人,我诈而尽坑之,是足以死。’遂自杀。”白起问天,又自问自答,其时其景,想来令人悲伤。(文/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曹鹏伟

友情链接:
文化和旅游部    |    中国·甘肃    |    一部手机游甘肃    |    甘肃省文物局    |    甘肃省文化博览局     |    甘肃省图书馆
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帮助中心  |   站点地图
版权所有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·政务    主办: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    承办: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
政府网站标识码:6200000042    

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600号

    网站备案号:陇ICP备15001598号-3
网站访问共次    建议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