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闻动态 > 媒体聚焦

【中国艺术报】美的重新发现 ——尕谣,一个人的乐种

发布时间:2021-01-18 10:01:53  报送单位:艺术处  来源:中国艺术报  
分享

541.jpg

  有朋友说听张尕怂就像发现了一个音乐的宝藏。说宝藏,无非是张尕怂帮大家重新发现和采用了西北的民间音乐。他是地道的甘肃人,也随时代潮流寻梦到了都市,却在大学时蓦然意识到音乐梦想在原乡,毅然辍学回到家乡,开始了音乐的寻宝之旅。他走遍西北大地,遍访在世的民间音乐家,到100多座城市巡演。这种艰辛和坚韧,人们忽略了。演绎经典民歌,带着现代的味道,是一种美的重新发现。

微信图片_20210118112121_副本.jpg

  特殊的时空,张尕怂嘻嘻哈哈的歌声显得“不合时宜” ,却又难能可贵。细细品味,那无异于一缕暖色阳光,瞬间穿透人们阴郁的心田。 《早知道在家待这么久》唱的是大家心里的隐痛之情,让一个荒诞不经的家伙坐在黄土堆上、操着粗陋的三弦唱出来,是人们始料不及的。尕谣,在城市时尚文化主导的今天,弄不好就是一阵风的尬谣。然而,他火了!火得让人看不懂:操着土得掉渣的方言,穿着破衣烂衫,戏谑不恭,却让人们感受到一股温情和一缕光芒,在网络的放大下也不见走样。尕谣,是张尕怂对自己音乐创作的体裁定义。尕,是一种自谦,也是对民间的回归;谣,则是歌唱的形式,最接近语言自然音韵的歌唱。张尕怂为什么会引发关注?从音乐和文化的角度,更容易看清其成功的原因。

  首先,是动听。张尕怂的尕谣,旋律与节奏基本上都是淳朴的民间歌谣。这无疑是拜西北黄土高原的原生音乐所赐。动听的旋律具有稳定的美,譬如花儿、信天游就是长期歌唱实践中塑就的隽永歌调。尕谣在旋律节奏上没有多少创新改造,只是在谣唱上对“土味”模仿,多数的作品都是上下句的信天游。张尕怂不是科班的音乐人,却有着音乐人的另一种认真,即对民间的学习。

  其次,是有趣。有人说,张尕怂的音乐是摇滚。如果照搬西方的摇滚乐概念,是很难套得上的。他以三弦(或冬不拉)为伴奏乐器,偶尔在商业表演时用上吉他,并求助于电声乐器。他的形象设计无疑是下足功夫的:留胡子、穿布鞋、戴狗皮帽,唱方言、做针线、蹲土堆,还用银行卡当演奏的拨子,喜感十足。这种有趣,也是网络时代最有传播能量的元素。

  尕谣成功的第三点是内容真实、打动人。如果说张尕怂的表演多少有刻意的装饰和做作,那他的歌词,所谣唱的内容却真实接地气,尽是有血有肉、身边的人和事。而且有着肆意的创新,是对当下生活的真实描写,也有讽刺和批判,但是透着一个调皮孩子般的“狡猾” 。光看歌名就很逗、很透明: 《美的很》 《谈恋爱》 《亲家母》 《讨婆娘》 ,自嘲的、讽刺的、揶揄的、同情的、悲悯的,无不透着草根与农民的坦白和诚实,当然还有乐观和坚韧。 《甘肃有个医生叫霞霞》是一个网络时代的典型,以轻松的口吻谣唱一个沉重而又温情的故事,给可爱的逆行者塑就一个丰碑。疫情中流传最广的《早知道在家待这么久》也像一股抗疫的暖流,流进人们的心田。有朋友听到尕谣即时落泪,感慨故乡的败落。有人从中听到了乡愁,有人因此忘却了琐碎糟心的生活。梦想与现实、城市与乡村、他乡与故乡、坚持与放弃,胶着着当代人的焦虑和无奈,是信息时代人们的普遍症候,尕谣在虚拟的世界里让人们寻见情感与精神放逐的原乡,不能不说是一种疗愈。(作者:麦琼)

友情链接:
文化和旅游部    |    中国·甘肃    |    一部手机游甘肃    |    甘肃省文物局    |    甘肃省文化博览局     |    甘肃省图书馆
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帮助中心  |   站点地图
版权所有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·政务    主办: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    承办: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
政府网站标识码:6200000042    

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600号

    网站备案号:陇ICP备15001598号-3
网站访问共次    建议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